特朗普能否再次赢得总统大选?

2020-08-26 14:23:38   9 收藏
拉赫曼:如果美国民主党把注意力集中在选举结果被窃取的危险上,就有可能低估特朗普不作弊但依然获胜的风险,民调并不能说明一切。
上周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隐隐有一股担忧。但民主党担忧的并不是共和党籍的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真的赢得美国大选,而是担忧特朗普会通过破坏投票或拒绝承认失败来窃取大选结果。喜剧演员萨拉•库珀(Sarah Cooper)总结了这种主流观点,她说:“唐纳德•特朗普知道他无法公正地赢得选举。”
 
毕竟,这位总统拒绝承诺他会接受选举结果。但如果把注意力集中在选举结果被窃取的危险上,民主党就有可能低估一种更为传统的风险:特朗普可能在不作弊的情况下获胜。
 
的确,民调显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遥遥领先于特朗普,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有些人指出民调也曾预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会在2016年获胜,但这些人被他人提醒,拜登目前平均领先约9个百分点,远高于希拉里当年领先的程度。
 
但历史上也有过候选人享有拜登目前的这种领先优势,最终却被击败的事例。1988年,民主党人迈克尔•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在获得党代会提名后领先对手17个百分点,结果11月还是输了。而且选举人团制度在结构上就有利于共和党,这意味着拜登可能需要在全国计票中领先4个百分点才能确保获胜。
 
博/彩市场显然并没有把特朗普获胜的可能性一笔勾销。最近的赔/率赌这位总统获得连任的几率在36%至43%之间。
 
就连一些显示拜登遥遥领先的民调,也包含了一些细节,表明可能存在对特朗普的隐性支持。8月中旬的一份调查显示拜登领先7个百分点。但当选民被问及他们认为邻居会支持谁时,特朗普领先5个百分点。这可能表明存在一群“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他们不会向民调机构承认自己效忠的对象。今年7月进行的另一项调查显示,62%的美国人同意“如今的政治气候阻止我说出我相信的事情”。在共和党人中这一比例为77%。
 
7月份Monmouth在关键的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进行的一份民调显示拜登领先13个百分点。但当选民被问及他们认为谁会赢得该州时,他们以46比45的微弱差距选择了特朗普。而且57%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社区中有“秘密选民”会投票给特朗普。
 
摇摆州的一些经验丰富的民主党政治人士感到紧张。密歇根州国会女议员黛比•丁格尔(Debbie Dingell)在7月份对《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表示,一项显示拜登在密歇根州领先16个百分点的民调根本是“胡扯”。正如丁格尔所指出,密歇根州的民调在2016年也预测希拉里会获胜,结果特朗普以微弱优势胜出,那是自1988年以来共和党首次在该州获胜。
 
这名国会女议员还指出,她在自己的选区看到了很多“警察的命也是命”(Blue Lives Matter)的标语——针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表达了对警方的支持。她引用了一篇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的帖子总结了她对选民情绪的担忧,这篇帖子抱怨道:“我曾经以为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但我是个出生在双亲家庭的白人,这让我被打上了一堆标签:有特权、种族主义者,要为奴隶制负责。”
 
即使是引用这样一段话也可能在民主党圈子里引起争议,因为一些支持者可能会认为这是对种族主义情绪的认可和暗中支持。2016年大选失利后,民主党最初的反应是决心解决白人工薪阶层的困境。但这一决心已被人们对这位总统行为的愤怒,以及对种族不平等的强烈关注所取代。床头柜上的《乡巴佬的挽歌》(Hillbilly Elegy)已经换成了《白人的脆弱》(White Fragility)。
 
这可能给特朗普提供一个机会。他的竞选策略正是要激起白人选民的愤怒和怨恨。他会热烈欢迎一场以种族问题为核心的选举。
 
即便如此,特朗普仍面临种种巨大的障碍——其中许多是他自己造成的。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和美国的高死亡率无情地暴露了他在管理上的无能。它还突显了一些对民主党有利的问题的重要性,比如医疗保健和带薪休假。特朗普此前的算盘是以强劲的经济来竞选,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让这一算盘落了空。特朗普的多名前助手对他进行谴责,比如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主持了特朗普2016年竞选活动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刚刚被控欺诈。(他不认罪。)
 
许多民主党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投票给特朗普,他们认为这肯定是出于种族歧视或心智不健全。但正是像这样,无法对那些考虑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产生多少同情和理解,才是民主党最大的潜在弱点。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将竭尽全力说服他们的核心选民,让他们相信他们依然是——用希拉里的话来说——一群“可怜虫”:一个受压迫、受鄙视的群体。这种怨恨战略曾经奏效过。它为特朗普提供了再次获胜的机会。
分享到
9 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X